当前位置:三七文学 > 都市言情 > 手术直播间 > 第2107章 为爱作死(盟主嘬花酒加更3)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第2107章 为爱作死(盟主嘬花酒加更3)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
呃……

黄亮怔了一下。

腿麻么?这是什么意思?郑老板这年轻气盛的劲儿,难不成还有什么新花样?

玩的真是花花,无数的念头在黄亮心里面涌了出来。

他,

一瞬间,

邪恶了。

双胞胎姐妹花面面相觑,这是个什么问题……

“老板,你怀疑尿黑酸症?”苏云问到。

“很典型的蓝耳朵,刚刚看她们走进来的姿势,也有些古怪。”郑仁道,“看岁数不大,这个年纪应该麻木的感觉不是很严重。”

黄亮愣住了。

尿什么黑酸?是体位么?

郑老板年纪轻轻,玩的花样却不少,张嘴就开车,车速太快,自己这种老司机都跟不上。

看样子也是性情中人,以后能常来常往,黄亮心里面想着。

“问你们话呢。”苏云看着傻乎乎站在一边的双胞胎姐妹花说到。

“有时候坐的时间长了会有点麻。”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到。

这份心电感应,可要比大楚、小楚紧密多了。估计是同卵双胞胎,才会说话都这么一致。

“黄经理?”苏云道。

“云哥儿,您说。”黄亮马上应道。

“留尿样,用……随便找杯子。”苏云笑呵呵的说到。

“……”黄亮无语。

这玩法,还真是生冷不忌,但是不是有点脏?虽然一瞬间黄亮就想到了……算了,还是别想了。郑老板想怎么玩都行,只要他开心就好。

“放在一边,等我们吃完饭再说。”苏云说完,看了一眼郑仁。

郑仁点点头。

“对了,别让别人碰,污染了样本。”苏云补充了一句。

黄亮虽然不理解,但宋营宋哥特意打来电话,交代自己一定要伺候好郑老板。

只要不杀人放火,随便他怎么玩。

还样本,有文化的人说起事儿来都不一样。玩的脏,可架不住用词文雅不是。

样本,对,以后自己也这么叫。

“那我把样本放到我经理室,肯定没人能污染。”黄亮拍着胸脯说到。

“你们一起去吧,我们随便吃,随便聊,不用人留在这。”郑仁淡淡的说道。

黄亮见真的不是客气,便马上带着双胞胎姐妹花离开。

“郑老板,云哥儿,啥病?”老贺早就好奇的快要憋炸了。

婀娜、娉婷、妖媚、动人的双胞胎竟然是病人,不是郑老板好这口!

得知事情真相后,老贺激动万分。

不过首先要肯定是病人。

耳朵呈现蓝色,刚刚好像听云哥儿说什么什么尿黑酸症,两者有联系么?

这个病自己隐约听过,但却记不起来了。

老贺特别怕自己听错了,空欢喜一场。

“尿黑酸症。”郑仁很确定的说到。

“……”

老贺和林渊一脸懵逼。

常悦则根本不在乎是什么,和谢伊人小声聊着。

至于冯旭辉和刘晓洁,根本不懂郑老板在说什么。不过冯旭辉已经拿出手机开始上网查找,看看这种病能不能用介入手段来治疗。

要是可以治的话,是不是需要特殊的耗材。

对此,冯旭辉相当上心。

“是酪氨酸代谢中缺乏尿黑酸酶引起的代谢遗传病。这种病人的尿中含有尿黑酸,在碱性条件下暴露于氧气中,氧化并聚合为类似于黑色素的物质,从而使尿成黑色。”郑仁道。

“是一种遗传病,80%的患者是近亲结婚生育后的。”苏云道,“老板,我看情况不重。”

“一般都得手术治疗,情况不重,是她们还年轻。”

“手术?怎么做?”老贺继续问道。

“一般尿黑酸症会出现脊柱骨质的改变。这两个姑娘腰有些弧度,估计是脊柱畸形。”郑仁道。

“……”老贺哑然。

“要是做核磁的话,腰椎序列直,各间盘信号普遍减低,并有不同程度突出,以腰4-5及腰5-骶1为着,椎间隙明显狭窄,没有黄韧带增厚。”

“郑……郑老板,您看一眼,连核磁都做出来了?”老贺结结巴巴的问到。

难怪云哥儿之前开玩笑,说郑老板有透视眼,还在海城偷看小寡妇洗澡来着。

不光是X光透视,人家连核磁都能做。

不过透视,看看也就算了,还有点乐子,看核磁有什么用。

“书上是这么写的。”郑仁淡淡的说到,“大概率是这样。”

老贺汗流浃背,看自己龌龊的都想什么了。

可不能让郑老板知道自己心里想的事儿,可别被杀人灭了口。

“郑老板,是因为由酪氨酸分解而来的尿黑酸不能进一步分解为乙酰乙酸,致使过多的尿黑酸由尿排出,并在空气中氧化为黑色。”林渊问到。

“嗯。”郑仁点了点头。

林渊士气大振。

“酪氨酸可在酪氨酸转氨酶的催化下,生成对羟苯丙酮酸,再生成尿黑酸后,进一步转变成乙酰乙酸和延胡索酸,二者分别参加糖代谢和脂代谢。”

“缺乏尿黑酸氧化酶,尿黑酸不能氧化而自尿道中排出,使尿液呈黑色,所以叫做尿黑酸症。”

“背书背的挺扎实啊。”苏云鄙夷的说到,“有用么?”

“有。”林渊肯定的说到,“贺老师都没想到呢。”

老贺再次成为负面典型。

“麻醉师,学尿黑酸症有个毛线用。你和麻醉师比这个,还真是出息。”苏云直接怼了回去。

“那……”林渊刚想说什么,但马上把话给咽了回去。

这时候把悦姐拿出来举例子,自己会死的很惨。

她心里还是有点数的。

“等着吧,咱们先吃,最少要3个小时,或许再长的时间也说不定。”郑仁道。

“也是,一般尿黑酸症的患者刚排尿的时候都是正常颜色,谁会观察尿液几个小时后变色。”苏云笑道,“除非是接错了管道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郑老板,耳朵变蓝是怎么回事?”林渊问到。

“色素沉积,一般会出现在脂肪组织、大血管内膜下、心脏瓣膜、腱索以及前列腺、扁桃体、肾等处。体表主要出现在耳廓,蓝色的耳朵,是尿黑酸症的一个典型表现。”

林渊认真的记下来这个“知识点”。

不过下次能用到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“郑老板,她俩走路有些古怪,是脊柱有问题导致的?”

“嗯,这一点每个人的表现方式不一样。”郑仁道,“大多是疼痛,可能刚刚那两个姑娘走路有改变是一种适应疼痛的状态。”

酒菜很快就上来,苏云看着常悦,问到:“小样的,还生酮饮食呢?”

“必然的。”常悦扶了扶眼镜,说到。

“老板,你看看。”苏云手里拎着酒瓶子,冲着郑仁笑道:“再理智的女人,夏天一来都变成这样。”

“扯淡。”常悦看见茉莉花,心中的愤怒迸发出来,她冷冷的看着苏云,道:“你以为你理智?”

“哦?那你说说,我哪里不理智了。”

“和我拼酒,你这就是在作,还是往死了作。忘了海城吃小龙虾那次了?”

“啤酒,那玩意不好喝。”苏云道:“我听人说,啤酒里面都兑了利尿剂,劲儿小,喝完了就排,能喝的瓶数就多。”

“正常促销手段。”郑仁毫不在意。

“老板,你这三观,真是赞!”苏云鄙夷的说到,“我没有酒厂的朋友,这事儿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

“要你管真假。”常悦锐利的目光从眼镜后面投射出来,锥子一样刺到苏云的脸上,“今儿喝茅台,你该不会说茅台也有利尿剂吧。”

“有塑……”郑仁只说了两个字,就自动自觉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。

太不知趣了。

苏云要做什么,郑仁清楚。常悦不肯吃东西,那就先喝酒再说。

酒这玩意是好东西,喝多了不吃点东西的话,估计常悦喝不过苏云。要说从前是要么瘦,要么死;现在就变成了要么醉,要么吃的局面。

看苏云的架势,肯定不像是在家里随便喝两口,吃点花生米。今天他列架子要把常悦喝多,然后管她吃什么,先破了她的功再说。

只是……

苏云这是拼命啊,郑仁眼前出现的是常悦光着脚,踩在海城急诊大厅大理石地面上留下的湿漉漉的脚印。

可苏云的办法多少也算是办法,自己就没辙让常悦吃饭。

想作死就作吧,也算是为爱牺牲了。

应该算是爱吧,谁知道呢。郑仁懒得想这些事情,牵着伊人的小手,心里那种空虚和忐忑如烟消云散。

就算是找不到合适配型、血型的肝源,就算是大猪蹄子不给任务,自己说什么也要做。

拼一下!

苏云不都说了么,2008年澳大利亚连血型不一致的患者都做了肝移植,术后还恢复了。

要相信队友,相信集体的力量。

郑仁笑了笑,看着苏云拎着铁盖茅台,和常悦手里的瓶子撞了一下,开始对瓶吹起来。

真是拼命,要是那些拼命刷存在的姑娘们知道她们的云哥儿有这种癖好,会不会每一个看都不看他一眼呢?

瞬间,一人两瓶茅台下肚,常悦明显兴奋起来。

她把生酮饮食扔到一边,拿着筷子夹了几口菜吃掉,直接拧开两瓶茅台,递给苏云一瓶。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