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三七文学 > 武侠修真 > 我被大佬安排了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了小的来中不溜的 中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了小的来中不溜的 中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
这就让白飞真切的意识到了;习惯的力量是有多么可怕。所以白飞虽然没什么表示,但是自从看到帝尊动念间;灰灰了几十万蛮族,而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波动之后;白飞就在心底暗自告诫自己,一定不能变成帝尊那样的人。倒不是;他白大仙飘了!敢看不起帝尊了!

只是白飞从小的生活环境、接受的文化之类的,肯定与从小生存在,与修真界大环境相近的这种世界的帝尊,各方面的经历,与理念之类的肯定有很大的分歧。

本书为网签约作品!

不管怎么说;白飞是完全不敢想象,他自己要是有一天成为了,帝尊那种抬手间就不动声色间的,湮灭了几十万生灵。那白飞就真的不知道,该如何去面对那样的自己了!所以白飞一直在刻意的,避免自己与天云大陆的本土修士接触。

一方面;当然是他身上“宝贝”太珍贵,怕别人觊觎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另一方面;白飞也有些害怕,与修真界本土修士的过多接触,自己会不知不觉的被“同化”掉。毕竟习惯这玩意儿,大多数时候;是由身处环境不同而产生不同的习惯。那么当然也会随着环境的改变,习惯也会被潜移默化的改变。

白飞可没“膨胀”到认为;时间长了,整个修真界的大环境,会改变不了相对“渺小”的自己。所以白飞也就一直在从各方面,来避免自己被“同化”。要不然;他早就如同本土修士一般杀伐果断了!也就不会有现在,这迟疑不决的一幕了。白飞这一迟疑;让面前磕头求饶的二人心底暗自欣喜,头也磕的更为卖力求饶声也更加悲戚。

他们还以为;今天这是遇到一个心慈手软的家伙了,他们之前一直是用“强硬”的姿态去怼,貌似人家一点儿也不虚。但是现在他们二人,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。对方却是在,要对他们出手之际出现了迟疑。这是不是说明;眼前这位是位吃软不吃硬的主?如此这般的话,那他们俩求饶在悲惨些。或许就是今天的最后一线生机所在,所以他二人在生死关头却是,不约而同的开始更加卖力的求饶。

白飞看看葫芦法器上那两大摊鲜血,在看看两人那磕的稀烂的额头。白飞叹息一声,淡淡的对面前二人道;罢了!今天本座就且饶过尔等一命,闻言;这俩师兄妹心头狂喜,

都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,这二人忙不迭的对白飞道:晚辈多谢前辈宽容大度,只是还没等他们说第二遍。

白飞接下来的话;却使他们重新陷入了,无边的气愤与恐慌!只听白飞接着道:不杀你们可以,但是你们这么嚣张跋扈的,还对本座下了杀手。就废了修为当做惩戒吧!二人闻言;面色先是神情一阵呆滞,接着就连求饶都忘了。两人直接面如死灰的,瘫座在了他们的法器葫芦上。

白飞这次没有丝毫迟疑,对着二人探手一抓。接着就看到;二人的容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老,头发也飞速的变的花白起来。原本男帅女靓的两人,原来提拔的身形也瞬息间变的萎顿佝偻。两人的外观从原来的十**年华的外貌,直接变成了;大概四五十岁中老年人的模样才停了下来。

这个变化着实有些吓着白飞了!就在他一愣神之际,对面的两人所驾驭的葫芦法器,因为失去了主人法力的牵引。开始直直的往下掉去,而那男弟子貌似还有这求生欲,急忙一脸急切的向着白飞伸出了一只手。希望白飞能救他一命,而他的师妹在感受到身体内苦修多年的法力,瞬息间连灵根一同消失,在看到师兄瞬息间变成了老头子,低头在看了看自己那几息之前,还光滑如玉的双手此刻已是布满了褶皱。在看看从耳畔滑落原本乌黑顺直的秀发,此刻却是黑白相间并且枯黄干燥。

瞬间她就明白了;自己也肯定像师兄一般失去了修为,从而恢复了真实年岁的模样。这下她心里就泛起了;无边的恐惧,完全没有理会,身下已经开始加速下坠的法器葫芦以及自己的身形。颤抖的双手;颤颤巍巍的抚摸上了自己的脸颊,在触碰到自己那已经满脸褶皱面庞的瞬间。她就真的绝望了,随之而来的就是滔天的怨毒。

白飞正要挥手,把这两个家伙给捞上来。却突然被那女的抬起头,眼中的滔天怨毒给吓了一跳。白飞居然隐隐,从对方身上看到了;一层犹如实质的“黑气”。白飞这一顿之下,那女人在怨毒的,狠狠瞪了白飞一眼之后,就决然的从下坠的葫芦上一跃而下。白飞这下回过神来了,连忙探手一抓接着就见;已经掉下去了几十米的两个人,和一个葫芦瞬息间;又回到了白飞面前。

而刚才已经从葫芦上跳下去女修,此刻也重新回到了她原来在葫芦上的位置。但是白飞却从她那怨毒的,盯

着自己的猩红双眼,完全没有看出丝毫重获新生的喜悦。白飞心底暗自叹息了一下。他自己也是第一次废人修为,没什么操作经验。本想着;废了他们修为,让这嚣张跋扈的二人以后安心做个凡人算了。却是没料到;居然会有这样的变故,看着那女人直欲屠尽天下的怨气。白飞又觉得是不是,自己刚才直接,给这俩家伙一个痛快会更好点儿?

但是看到那个师兄,一脸后怕加感激的表情,白飞瞬间就坚定了信心!自己做的没错,只是这女的明显是属于;那种把容貌看的,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家伙。而自己却是觉得,只有一次的生命最为珍贵。所以这是两种不同观念,对撞之后产生的分歧。

虽然觉得;自己做的没错,但是白飞现在却也有些麻爪了。他原本的计划是;把这俩家伙修为废了,然后把他们带到有人烟的地方把他们丢下,然后在继续上路。但是此刻这出乎他意料外的情况,却是;让他不得不重新想办法。很明显!把一个这样状态的“疯女人”,给带到有人烟的地方一“扔”。明显是行不通的,别看其现在没有了修为,身体也已经开始衰老枯败。

但是就凭这位身上,这浓烈到犹如实质的滔天怨气。即使没有了修、还行动不便,白飞也决计不相信这货会不搞事情,会按白飞的安排去安安静静过她的余生。

当然了!这男的虽说此刻貌似,很是感念白飞的不杀之恩。但是白飞相信;一旦让这家伙去过,他曾经想都没想过的凡人生活。他一定也不会甘心的,毕竟;他曾经可是高高在上的修士啊,怎么能与他曾经视若草芥、蝼蚁的凡人过同样的生活?

有句话说的好;由俭入奢易、由奢入俭难!白飞可不相信;这种嚣张跋扈惯了家伙,会习惯那种逆来顺受的凡人生活。所以这两个家伙,现在虽然没有的修为。之后也基本没法重修了,(白飞连他们的灵根都抽取了)但是这俩家伙依旧是两个麻烦之源。

白飞对于之后这两个家伙的安置,还是非常头疼的。思索半天无果,甚至有一瞬间;他都不耐烦的想,是不是直接抬手也给这俩家伙灰灰了!好一了百了!

但是随即白飞就直接把这个念头给抹杀了,要是真这么干了,放开了这个“口子”,自己铁定会刹不住车,之后会不会动不动就这么干?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