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三七文学 > 穿越科幻 > 罪军 > 第一百二三节 囚奴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第一百二三节 囚奴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
这里没有法律。力量,是唯一让人信服的存在。

五百名全副武装的雇佣兵,可以赢得一场小规模战斗,却无法抵挡昆泰沙星球上数以万计的黑帮。能够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的人,都有着无法忽视的强悍实力。以暴力方式直接抢人,然后逃离……其结果,只能是被闻讯而至的海盗围攻,连战舰带人一起打成残骸。

桑贝接过照片,仔细端详片刻,抬起头,看着神情阴鸷的尹森,笑了。

“怎么,你对这个人有兴趣?”

说着,奴隶贩子从旁边拿过一只三十多公分高的陶罐,从中取出一些干燥的深绿色植物叶片,用裁剪好的纸张熟练地卷起,点燃,抽了一口。顿时,房间里立刻弥漫开/大/麻/特有的燃烧气味。

“这么说,他的确在你手里?”

尹森没有回答,而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证实了自己的猜测。

“对,没错!”

桑贝微眯着眼,喷出一口浓烟,淡淡地点了点头。

“让我看看他————”

一种说不出的激动,瞬间贯穿了尹森的身体。他双手微微有些发抖,说话声音却无比坚决,不容否定。

奴隶贩子注视了他几秒钟,对守候在身后的侍者招了招手。后者会意地点头,随即走向壁橱,从置物架上拿起一只电子遥控器,用力按下其中一个钮键,侧面墙壁上立刻出现了虚拟屏幕。被淡蓝色光幕笼罩的中央,赫然显示出尹子豪的图像。

他仍然光着身子,半跪,或者说是匍匐着,被囚禁在一只高度不超过五十公分的铁笼子里。空间非常狭窄,无法坐下,也不可能躺下,更谈不上什么站立。他脸色白得可怕,身上沾满了粪便和污垢,只能保持双手撑住笼底,勉强保持身体平衡。这动作让他感觉很累,也很痛苦。他不断改变着手臂和腿脚的位置,却无法让自己变得更加舒服,只能为皮肤表面平添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色勒痕。

“这是保持货物新鲜最管用的方法————”

桑贝看着虚拟屏幕,得意地说:“不能让奴隶们吃得过饱,也不能给与他们可能逃跑的足够空间。关在笼子里,他们会想方设法让身体保持活力和机能。呵呵!这样一来,当客人们要求看货的时候,他们随时能够表现出足够的活力,也很健康。”

尹森死死地盯住画面,他把牙齿咬得很紧,面色僵冷得可怕。他全神贯注辨认着尹子豪身上每一个细节……最终确定,这就是自己的儿子。

“很好!我要的就是他————”

尽管内心深处正在用最恶毒语言诅咒着奴隶贩子,他却必须遵守昆泰沙星球的规矩。沉默了近半分钟,尹森将视线焦点重新聚集到桑贝身上,用颇为嘶哑的声音说:“开个价吧!”

武力硬抢根本就行不通。想要带着儿子安全离开昆泰沙,最好的方法,就是用钱。

何况,尹森也不缺这种东西。

奴隶贩子脸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。他放下刚抽了一半的/大/麻,露出一口令人厌恶的黄牙,竖起两根枯瘦的手指。

“二十万?联邦货币还是泛联合帝国元?”

来的时候,尹森已经通过宇宙网络,多少知晓一些昆泰沙奴隶的买卖行情。这个价格已经很高,甚至可以说是少见。即便是“A”货,也就和这差不多。当然,他并不认为,自己的儿子能够达到“S”级货物的标准。

桑贝轻蔑地笑出声来:“二十万?你也太小看我了。怎么,难道你觉得,昆泰沙是一颗与世隔绝的星球吗?别打算蒙我,也不要妄想着用便宜价格买走值钱货物的幸运。从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,我就已经认出你这张脸————尊敬的“火炬”矿业公司BOSS,尹森先生。我们都很清楚,关在笼子里的那个男人,就是你的儿子。”

这句话,像重磅炸弹一样,在尹森心里轰然爆开。

“放轻松一些,我从不拒绝上门的客人,也从不会因为某些小事情终止交易。在钞票和黄金面前,任何东西都可以用来买卖。不过,只要是走进这扇门,主动权通常都掌握在我的手里。哈哈哈哈————你应该很清楚,昆泰沙星球不在联邦军队的控制范围内,这是一个完全读力的自由之地。当然,你也可以现在就离开,我绝不阻拦。”

桑贝说话的时候,一直带着笑。很诚恳,也很认真。其中没有任何威胁姓的字句,却明白无误的让尹森清楚自己必须面对的事实。

他强忍着想要拔枪打爆对方脑袋的冲动,故作镇静地露出一丝冷笑,说:“开个价吧!你说得对————钞票和黄金,可以解决任何问题。”

“呵呵!我喜欢直接爽快的客人————”

奴隶贩子的笑声,听起来活像哮喘病人在发作。他仍然晃动着那两根手指,眼睛里充满无法言语的邪恶。

“两千亿————地球联邦标准货币,或者泛联合帝国元都可以。”

尹森心头不由得涌起熊熊怒火:“你,你简直就是在讹诈————”

“不!你说错了,这不是讹诈。用古老的东方语言来说,这叫“奇货可居”。”

桑贝收起脸上的笑容,神情变得阴沉而森冷。他讥讽地看着双眼正在不断变红的尹森,轻咳了一声,冷“哼”道:“顺便说一句————这里是昆泰沙,不是移民星球。货物定什么价,该卖多少钱,由我说了算。不愿意,或者是不喜欢,你随时可以离开。没人会拦着你。喏,门,就在你身后————”

“混蛋————”

尹森愤怒地叫嚣:“两千亿,你怎么不去抢劫联邦银行?”

“我从不做那种暴力的事情。”

奴隶贩子好整以暇地看着他:“我可以告诉你实话————已经有另外一个客人看上了这件货物。他准备把这个人改造成一头猪……嗯!也许是我记错了。总而言之,是类似的某种动物。”

房间里的气氛显得沉闷。由于掺杂了太多大麻烟雾的缘故,尹森觉得自己快要窒息。他用力扯开衣领顶端的纽扣,用凶狠的目光盯着桑贝。

他带着四名保镖,屋子外面,还有多达五百名雇佣兵。这些人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,数量对比也占据绝对优势。可是……这幢建筑里不可能只有奴隶贩子一个人。一旦动手,谁也说不清楚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。而且,就在房间墙壁的角落里,尹森还看到了另外一些极其可怕的东西。

那是激光自动警戒装置。在显而易见的位置,就架设着足足六具。尹森对这玩意儿非常熟悉。因为……它们本来就是“火炬”矿业公司制造的产品。威力强大,瞄准精度和发射频率极高,属于军方和超级富豪订购的精密机械产物。它们可以在五秒钟内解决二十个目标,而且……天知道夹墙和壁橱后面,是否还隐藏着更多的自动警戒器?

用最直接的方法,把人强行抢走?

劫持面前这个该死的奴隶商人?

用强力衰竭器释放电磁波,让所有自动警戒装置陷入瘫痪,然后……

一个个看似管用的办法,在尹森脑子里迅速回转,又被他一个个顺序否决。他忽然悲哀地发现————电影里那些被编剧和导演吹嘘得一塌糊涂的智慧和计谋,根本就是单纯只为了吸引眼球的噱头。在绝对力量面前,没有丝毫效果。

这里,是昆泰沙……

尹森下意识地想起,拉诺那个报信者在自己办公室里,不止一次说过的这句话。

我讨厌这颗该死的星球!

尽管已经用可能想到的最恶毒语言,无数次诅咒昆泰沙这颗海盗和罪犯群聚的星球,尹森仍然必须面对现实。他用几乎是在喷火的双眼直视着桑贝,在这里距离,几乎可以听见从他嘴里发出,牙齿紧密咬合发出的磨擦声。可是,这种停留在表面层次上的威胁,却没有对奴隶贩子产生任何效果————他依然不紧不慢地抽着/大/麻,偶尔抬起眼皮,冲着面皮紧绷,脸色难看至极的尹森露出一丝讥笑,再喷出一大团带有浓烈口臭的烟雾。

也许是觉得房间里的沉默气氛已经持续太久,桑贝拍了拍手掌,从房门外唤进一个身穿古代阿拉伯式长袍的侍者。他当着尹森的面,指着全息屏幕上的尹子豪,丝毫没有想要遮掩的意思,说话声却像刀子一样狠狠剜刻着来自文明世界客人的心脏。

“差不多到午餐时间了……去,告诉下面看守牢房的人,砍掉这个年轻人的右腿,做点好吃的蒜泥白肉,还有酸辣椒炒肉末,再弄点儿鲜肉包子。唔……或者,灌点新鲜的血泥肉肠也不错。让他们下手的时候注意点,别把人弄死。我要的只是大腿,不是他的脑袋。这家伙很值钱。不过……切掉一条腿,并不影响货物本身的价值。呵呵!对吗?我最尊贵的客人?”

最后这句话,明显是对尹森所说。而且,桑贝笑起来的时候,从嘴唇中露出的牙齿很尖,看上就像虎狼之类的食肉动物。牙龈的颜色,也红的渗人。

默默地注视着奴隶贩子那张缀满黑色胡须,和旧时代著名恐怖头子“本。拉登”颇有几分相似的脸,尹森只觉得浑身肌肉一阵抽紧……良久,他终于长长地轻叹了一声,从内衣口袋里取出一张纳米信息磁卡,攥在手中来回抚摸了近半分钟,如同不再需要的弃物,犹豫,却无比坚决地朝着奴隶贩子扔了过去。

那是一张可以在任何联邦银行兑付的磁卡。储备的金额,足足高达两千零六十亿之多。这相当于尹森的一半身家,也是他可以动用的几乎全部流动资金。

钱,固然重要。

可是,却比不上儿子。

在金钱和亲情面前,尹森最终选择了后者。单从这一点来看,他的确算得上一位合格的父亲。

……

电梯,一直往下缓缓降落。

这里很深,很阴沉。望着正上方带有“—”号,不断增加的数字,尹森那颗因为失去太多钞票而显得空落落的心,也逐渐变得充实,兴奋起来。

他丝毫没有发觉,陪同在身边的奴隶贩子桑贝,那双深陷于皱纹和眉弓之下的眼眸,正在释放出无比邪恶的笑。

“咣————”

沉重而巨大的全钢闸门,显示出奴隶商人对于货物最完备的保护手段。不等巨大的钢闸完全开启,尹森已经亟不可待地从中间缝隙中穿出,大步走向远处整齐码放的囚笼。

他走得很快,并未注意到与身后保镖已经拉开了距离。恪尽职守的后者小跑着想要跟上主人。就这样,他们一前一后走着。当四名黑衣保镖位置最靠前的一个,正准备抬脚跨过已经开启钢铁闸门的时候,从他头顶正上方大约十厘米宽的黑色横槽中,突然射下一道道密集的,间距宽度仅为五公分左右的炽白激光。

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没有任何预兆,也根本无法防备。身体处于黑槽中央的保镖,当场被激光栅栏活活切割开来。肩膀、胳膊、腿脚、头部……失去支撑的身体碎块,如被音波震塌的雪峰一般轰然散落。烈度极高的激光将伤口边缘完全碳化,将外涌的鲜血牢牢封住。仿佛……连哼都没有哼过一声就当场横死的保镖,根本不是拥有生命的人类,而是一堆僵硬冰冷,从高处被推落摔倒,散开的积木。

另外三名保镖下意识地立刻朝后猛退。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拔出手枪,带着从毛孔里迅速渗出的冷汗,飞快举枪,想要转身瞄准尾随其后的奴隶贩子,却被一群从旁边角落里蜂拥出来的武装人员团团围住,用各种口径大得吓人的可怕武器,死死抵住脑袋,迫不得已只能当场缴械。

尹森猛然转过身,满面怒容地死死盯着被激光栅栏隔开的桑贝。后者整了整身上有些凌乱的长袍,从旁边一名侍者手里接过/大/麻,点燃,惬意地吸了一口。又从口袋里摸出那张带有惊人财富的纳米信息磁卡,不无得意地在指尖晃了晃。他的眼睛和脸上,满是带有讥讽意味的嘲笑。

“我早就应该知道,这是一个陷阱……”

距离很近,可以听到从激光栅栏表面传来的“滋滋”能量窜动声。不知为什么,尹森此刻的心里,忽然涌起一股难以言语的冲动————他已经不去想什么能不能安全离开这里之类的事情。他慢慢转过身,用热切而疯狂的目光,注视着不远处的奴隶牢笼。

他很清楚,自己大概永远也不可能走出这间地下室,守候在地面上的那几百名雇佣兵,也许已经被布置陷阱的人全部灭杀,或者俘虏……自己真是愚蠢,居然会跑到昆泰沙这种根本没有法律可言的混乱星球。然而……他并不后悔。

尹森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古怪而莫名的笑。他转过身,朝着奴隶囚笼大步走去。

那里,有他的儿子,也是支撑着他一直身体和信念的最重要寄托。

思维,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,变得前所未有的活跃。尹森觉得眼前有些迷茫,他脑子里不断闪过一幕幕曾经熟悉的画面————有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人,也有被自己强占财产,在绝望和穷困中死去的面孔。他从不觉得这有什么错。资本积累和身份的提升,都需要踩着无数人的脑袋和尸体,将他们作为奠基。现在,自己不过是放弃了那些原本就不属于自己自己的东西。毕竟,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,只有儿子,只有亲人。

“刷————”

他猛然掀开遮挡在笼子表面的苫布,无比激动的双眼与目标接触的瞬间,饱含热情与火焰的目光,如同被电击一般,彻底消失在骤缩的瞳孔深处。

那关在笼子里的人,的确是尹子豪,却根本不是自己的儿子。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他长着尹子豪的脸,身体也和儿子没有丝毫区别。然而,那双眼睛里却根本没有智慧的光芒。很浑浊,满是麻木,也无法分辨近在咫尺的尹森。甚至……像狗一样用力耸动着鼻翼。仿佛,嗅觉才是“他”与外界进行交流的唯一工具。

“你……你究竟是谁?究竟是谁?”

望着这个满面浑然不觉的被囚者,尹森只觉得身体在不由自主发抖。他瞪大双眼,木然地看着对方,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,与其说是质问,不如说是无力的,绝望的哀嚎。

(未完待续)

Ps:书友们,我是黑天魔神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网站: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