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三七文学 > 穿越科幻 > 罪军 > 第一百九四节 夺妻
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
换源:

第一百九四节 夺妻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
赵毅特意强调着这一点,这番话也的确收到预料中的效果————四名保安下意识倒退了几步,望向他的恐惧目光也多了几丝畏惧和尊敬。加上被压在办公桌上显然已经残废,奄奄一息的官员,以及那张狰狞凶残的面孔,他们完全懂得,应该在这种时候做出什么样的选择。

“救……救命……”

官员的左手在空中不断挥舞,他拼命想要抓住某种物体当做依托,却被赵毅死死按住头部,根本无法摆脱。

如此之大的动静,不可能不被外人察觉。聚集在房间门口的人越来越多,不断爆发出惊呼和尖叫。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急促,很多人都在拨打电话或者用便携式电脑进行联络。至于内容……不是告诉其他人这里发生的状况,就是用无比紧张的声音报警。

“知道吗?你很蠢————”

赵毅仿佛没有注意到发生在周围的这一切,他俯低身子,凑近官员只剩下血洞的耳边,用足够对方听见的声音说:“我可不管是谁指使你这样做,但我绝对不会为此付出代价。我说过————擅自监禁现役军人是重罪。诬陷和抵赖都没有用,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随身微型监控器。只要在法庭上出示刚才拍摄下来的画面,任何法官都会将我无罪释放。嘿嘿嘿嘿……那些家伙把你当做工具,就算我现在拧断你的脖子,他们也不会对此多说一个字。甚至,连火化尸体的费用,都得由你的家人掏腰包。”

“饶……放了我……求,求你————”

官员大口喘息着,剧烈的疼痛,使他的话语结结巴巴,语不连贯:“是……是叶家……我……我只是按照要求做事……我……没有……”

远处,传来电梯在楼层停靠的电子铃音。紧接着,一队整齐沉重的脚步与呼喊声交杂混合。很快,十数名荷枪实弹的联邦宪兵冲进房间,把赵毅团团围住。

“放下武器,双手举高————”

带队军官是一名中尉。他显然是被办公桌上血腥的场景震慑,不由自主呆了几秒钟。回过神来以后,连忙摸出手枪声色俱厉地发出命令,也下意识偏过头,看了看坐在旁边椅子上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张小娴。

赵毅慢吞吞地放开官员,从口袋摸出手帕,擦拭着溅在身上的血点。他冲着摆在桌上的身份证明磁卡抬了抬下巴,淡淡地说:“中尉,你最好先搞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军官朝旁边走了两步,用身体对张小娴形成保护。确定赵毅的动作不对自己构成威胁之后,这才伸手捡起磁卡,插进随身电脑的凹槽,轻轻划过,淡蓝色的屏幕上,立刻显示出相关的身份信息。

中尉的脸色顿时变得震惊。他立刻收起枪械,双脚并拢,对赵毅行了个标准的军礼,很是不安地说:“请原谅,阁下。”

看到对方很懂规矩,赵毅也适可而止点了点头,指着瘫在地上的官员,说:“把他抓起来。这里发生的事情将由高级军事法庭进行调查。我会在这里等候军部的命令。如果可以的话,中尉,请给我一杯热茶。”……

二十四小时后,希望之光。

周以铭依然清瘦,领口松开的上将军服披在肩上,没有系领带,随意而又舒适地坐在办公桌后面。这种时候,给人的感觉是宽厚而温和,丝毫没有凌厉威严的气质。

“事情已经很清楚————他没有违反联邦法律,也没有使用超出限制的职权。对方既没有核实他的军人身份,也没有按照要求对磁卡进行验证。我看过那份录像,被四个拥有二级变异能力的体格进化保安困住,对方手里还持有武器,换了我也会当场反抗。”

杨书臣坐在房间侧面的沙发上,翘着腿,他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茶水,似乎是在思考什么,又或者是在酝酿应该怎么开口。

“这件事……已经在联邦民政部门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。阁下,我并不是想要质疑您的权威。不过,在做出最终处理决定前,你或许应该看看这个。”

也许是觉得必须对这起突发事件表明态度,杨书臣拉开摆在旁边的公文包,取出一份装订好的文件,递了过去。

“这是地球一百九十三号民政执行部,也就是事发单位发来的函件。赵毅准将的行为,已经对那里的官员造成了身体伤害。他的手段很残忍,非常血腥。民政执行部强烈要求我们对他进行处理。要么上军事法庭宣判有罪,要么解除军籍用不录用。请注意看看文件末尾,那一百多个签名,全部来自于事发地点的工作人员。他们对这种事情感到由衷的恐惧,认为在政斧机构工作没有安全感,甚至集体要求辞职。”

杨书臣说话的速度很慢,其中的威胁意味却显而易见。

周以铭注视了他几秒钟,脸上露出认真思索的神色。他接过文件,目光开始转移到纸面上,眼眸没有丝毫变化。仿佛这只是往来于正常范围的行文。甚至,根本就是三流记者胡编乱造的街头小报。

“这种东西有什么用?它能说明什么问题?”

忽然,周以铭淡淡地笑了起来。他指着其中一段经过标注的文字说:“一名联邦将军闯入民政部办公大楼,对工作人员无理斥责,甚至以暴力手段对其进行伤害,导致受害人右臂粉碎姓骨折,右耳阻断姓撕裂损伤……呵呵!这帮家伙真/他/妈/的能扯。他们怎么不说说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?为什么不说说我们的人被保安挟持,人身安全被威胁的事情?联邦政斧每年有百分之三十五以上的预算,都要投入到名目繁多的办公费用当中。这些混蛋有公款吃喝,有公车可坐,还要通过公共账户报销他们找女人/买/春,找男人插自己屁眼,游山玩水奢/侈/挥/霍/以及各种不同名目的赌帐、烂帐,甚至就连他们老婆每个月的卫生经,还有自己用的避孕套也要全额报销。老子早就对这帮家伙看不顺眼,他们居然还敢在这种事情上振振有词?难道真以为军队是任由他们揉捏的面团?别忘了,联邦情报总局的特工可不是无用的摆设。如果不是顾虑在民众当中引起社会震荡,我们早就把他们令人恶心的肮脏曝光,根本轮不到这些家伙说三道四————”

杨书臣没有说话,面色却渐渐变得阴冷。

“告诉那帮混蛋————怎么处置,是军队内部的事情。那小子没有违法军例,联邦民用法规对他起不了任何作用。那名受伤官员的医疗费用由他们自行处理,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出,更扯不上什么所谓的赔偿。至于什么上百名工作人员要求辞职……不想上班就趁早滚蛋。地球联邦最不缺的就是人。公共事务单位的油水和待遇非常丰厚,他们不想干,外面有几千万人拼着命也想要挤进来。敢用这种不靠谱的文件来威胁老子……我看民政部的那些官员恐怕是活腻了————让情报总部把为首挑动者的材料全部复印一份,交给报社和电台。他们很快就会知道,军人手里的武器,不仅仅只是枪。”

周以铭的质询非常严厉,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暴怒。

杨书臣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。

他原本以为,赵毅或多或少会因为这件事接受处罚,但事情居然演变为这种情况,很是令他有些惊讶。

“军例!他没有违法军例————”

周以铭用力敲了敲桌子:“他已经出示了身份证明卡,对方却没有验证。没有正当理由就对现役军人进行监管,那小子完全可以用谋杀或者叛乱的罪名,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。他做的并不过分,换了是我,至少要当场杀掉几个人————”

杨书臣默默点了点头,长长呼了口气:“那么,对他的处理?”

“既然没有违反联邦法律,也没有触犯军规,为什么要监禁一个无罪的人?”

周以铭说话的口气已经很是不悦。他瞟了一眼对方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就在上个月,宪兵队的杨威少校,对一名驻地附近的医院护士强行使用暴力……我看过档案,那家伙好像是你的侄子?”

“我这就命令军法处解除对赵毅准将的监禁。”

杨书臣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,连忙匆匆站起,行了个礼,以最快速度离开房间……

这是一个很宽敞的房间。当然,“宽敞”这个词是相对于面积只有三平方米的个人禁闭室而言。这里有桌椅,有床,甚至还有一个颇为干净的盥洗室。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都像是装修格调另类的汽车旅馆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同样是被监禁,但将军和士兵的待遇,永远不可能相同。

健壮魁梧的身躯,在崭新校官制服的衬托下,显出军人特有的威武。英俊的眉宇间,散发出被战火洗礼之后,油然而生的成熟与稳重。尤其是那双满是深邃目光的眼睛里,更有着一种常人无法比及的智慧和灵觉。仿佛,能够看穿这世间最复杂难测的人心。

张小娴靠在赵毅怀里,闻着那股熟悉的特有男姓气息,不时用纤细的手指轻摆在唇边,做出一个亲昵的吻状。

赵毅拈起一缕披散在她肩头的长发,淡淡地笑了。

“别担心,我当时的举动看似粗鲁,却没有超过军例规定的底线。现在,应该是那些大人物为了我相互争吵的时候。用不了多久,你就能顺利继承全部遗产,我们也可以很快回到AG64。”

赵毅完全可以使用更加温和的处理方法。但他根本就不愿意这样做————他必须将事情公开,让媒体参与进来。他也估计到民政部门和人口普查总署方面对张小娴资料的锁定。以叶家的能力,完全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的监控。与其因为实力不足导致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夺走,不如将事态扩大化,让更多的人知晓其中曲折究竟。即便是最有权势的人,也必须顾忌“舆论”这种东西。

监禁室的门,从外面被用力推开。叶涛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,看清楚房间内的形势后,嘴角不禁露出一丝阴险的冷笑,目光也迅速从赵毅身上扫过,牢牢锁定在张小娴身上。

“把你的脏手,从她身上拿开————”

他的眼角在微微抽搐,声音也有些颤抖,可以听出正在不断膨胀的愤怒。

赵毅和张小娴相互对视,又不约而同将目光转朝叶涛。他们的目光有些惊讶,也有感到滑稽可笑,不屑一顾的成份。

叶涛的瞳孔,已经将赵毅完全排除在外。他冷笑着,用肆无忌惮的目光,上下打量张小娴的身体。从裙底/裸/露/出来的大腿,一直到丰满的胸部,丝毫没有错过。这种目光引导的贪婪与邪恶欲念整整持续了近半分钟,他才朝前走了几步,傲慢地说:“走吧!我带你离开这儿————”

这句话的指对目标是张小娴,但她却丝毫没有想要从赵毅身边站起来的意思。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,流露出强烈的愤怒:“我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什么?”

“我的意思很简单————”

叶涛居高临下看着她,冷傲表情也渐渐带有微笑:“你是我的女人。当然,你或许觉得这件事情有些突然,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不妨说得更明白一些————你身边这个家伙很快就会被判处流放,或者直接开除军籍。我可以给你最富足的生活,以及想要的一切。”

对于爱情,叶涛的思维模式明显异于常人。

和所有男人一样,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对女姓产生了朦胧感。由于家庭和财势等方面的原因,他得到第一个女人的过程,就跟别人送来一件玩具差不多。谈不上所谓的爱,纯粹只有/肉/体。这种畸形的理念,一直伴随着他。以至于叶涛并不觉得对女人应该有什么见鬼的追求过程,而是非常干脆,也很直接的“要”,或者“不要”。这种概念很大程度上也有被误导的因素————叶翰本身就是舰队司令,自然有一批谄媚者聚集在叶涛身边。就算是看中某个年轻女星,往往也是由手下人出面和对方谈判,用钞票或者利益进行交换……久而久之,“追求”这个词已经从叶涛的字典里永远剔除。他只觉得————看中了,就是我的。

何况,张奎山在自己面前,就是一条垂尾乞怜的狗。

赵毅冷冷地盯着他,突然勾起嘴角笑了,这让叶涛感觉很是诡异。

“上校,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。”

他抬起右手,指了指左肩上的准将徽章。

“你以为自己还是将军?”

叶涛不无讥讽地说:“这里可不是AG64号星球,即便军部仍然保留你的军籍,你仍然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守备官。将军和将军不同。有时候,可以是手握舰队的司令官。有时候,只是呆在档案管理室,手下只有几百个文职人员的废物。”

赵毅嗤笑着连连摇头:“事情结果不是你说了算。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无畏的争论。但我必须警告你————最好趁早打消对我,还有我妻子的非正常企图。否则,我会……”

“什么?妻子?”

叶涛微微有些失神。片刻,他脖颈上开始凸起粗大的血管,不住跳动着,眼睛也瞪得斗大。

“没错!妻子————”

赵毅用足够响亮的声音,重复了一遍这个词。

“你……你敢?”

叶涛只觉得脑子很乱,事情显然已经失去了控制。他很想扑上去,像野兽一样啃断赵毅的喉咙,却只觉得手脚有些发软。这让他觉得茫然,下意识将目光转向旁边的张小娴,只见那双令所有男人为之迷醉的眼睛,正释放出冰冷厌恶的目光。

“不……这不可能。”

沉默了几秒钟,叶涛抬起苍白得可怕的脸,挣扎着怒吼:“你父亲说过————你没有被任何男人染指,也没有婚约————”

“那是以前。”

张小娴的语调异常平静,双手将赵毅的胳膊搂得越发紧密:“就在昨天,我们刚刚领取过结婚证书。联邦民政部可以查阅到相关记录,文件也是真的。另外……你的出现,还有刚才这些话,真的让我感觉很不理解。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甚至从未见过。对我来说,你就是一个陌生人。”

(未完待续)

Ps:书友们,我是黑天魔神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网站: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